中韩日戏剧节落幕 跨文化戏剧色彩不同口味独特

2017-12-23 18:24 来源:网络整理

  日本话剧《贵妇还乡》

  11月10日下午,杭州西溪天堂艺术中心,随着日本鸟剧场的话剧《贵妇还乡》落下大幕,第24届BeSeTo(中韩日)戏剧节也闭幕了。

  7天,10台剧目,16场演出,这一周,很多年轻人在杭州的各大剧场打卡。

  本届戏剧节由中国戏剧家协会、浙江省文化厅主办,浙江艺术职业学院承办,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协办,这是BeSeTo创办24年来,首次由高校承办,也使得这届戏剧节充满了青春元素。

  比如,开幕大戏昆剧梦幻版《牡丹亭》,由浙江艺术职业学院昆剧班学生演绎,演员是平均年龄16岁的昆剧第六代“代字辈”,这也是他们的首次国际亮相。

  “这版《牡丹亭》的定位主要是青年观众,更多的是想借助戏曲的经典,让青年演员为青年观众演绎一个浪漫而经典的青春故事,让学生了解戏曲,热爱戏曲。或许,这正是本届戏剧节首次由高校承办的原因之一。” 浙江艺术职业学院戏剧系主任、教授支涛说。

  而韩国音乐剧《神奇篮球队》是《灌篮高手》一般的青春热血故事,演员也是韩国高颜值天团;前两天亮相的日本现代舞剧《妮娜—物化祭品》,由日本无设限(noism)舞团带来,年轻演员穿着肉色舞衣,不设限的肢体给予观众无限想象空间,让很多观众惊艳不已。

  除了越来越多的年轻戏剧人开始站在国际舞台上,本届戏剧节,中韩日的戏剧人不约而同都在关注一个话题:民族戏剧如何现代表达?

  著名戏剧导演,中国国家话剧院常务副院长王晓鹰把它理解为“跨文化戏剧”。

  “不同文化之间相互遇见、碰撞、交流、影响,这不仅是相互深入了解的有效渠道,更能产生新的文化样态和文化意义。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跨文化戏剧’更容易显示出新的时代感和新的艺术解读。”他说,这有些像鸡尾酒,你可以看见兑在一起的各种美酒的不同色彩,可是你享用的却是它们合为一体时独特的口感味道,“韩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仲夏夜之梦》、日本的铃木忠志方法等等,都是持续追求和长期训练的结果,韩日两国戏剧家的艺术实践给了我很多启发性的影响。”

  在王晓鹰的《理查三世》、《伏生》、《兰陵王》以及与外国剧院合作的《高加索灰阑记》、《赵氏孤儿》等作品中,都存在着多种形态的文化碰撞和交融——话剧与戏曲之间、东方戏剧与西方戏剧之间、现代戏剧与传统戏剧之间,这几种类型的“跨文化”常常会在一个戏里同时出现。而本届戏剧节上,由杭州越剧团带来的新编越剧《心比天高》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它改编自易卜生的《海达·高布乐》。

  了解日本戏剧的人应该知道,日本剧团中数量最多的就是小剧场戏剧团。

  日本剧作家大冈淳说,演出新剧的著名剧团往往开设有自己的培训机构,而小剧场戏剧的新人培养主要由剧团导演完成,导演把各自喜爱的表演风格在剧团内部由前辈传授给后辈。

  比如,日本最大的杰尼斯事务所,拥有木村拓哉、生田斗真、二宫和也等等超多偶像明星,他们采用的表演训练法,就是冈田正子引进的贝拉·雷内体系,“这是女演员贝拉·雷内把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心理学方法和梅耶荷德的形体方法相结合开发出的表演训练法。”

  那么,在“跨”与“和”中,中国戏剧如何自我表达?

  王晓鹰认为,“中国意象”更应该有一种“现代表达”,“中国式舞台意象,毫无疑问要从中国戏曲中汲取丰富营养,但又不仅仅停留在简单套用中国戏曲表演程式和形式技巧的层面上。现代表达的关键在于,中国意象要体现具有现代性的人文观察和生命思考,要传递具有现代性的情感的哲思。”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