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挑战”(环球热点)

2017-09-22 12:10 来源:网络整理

“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挑战”(环球热点)

9月17日,英国内政大臣安伯·拉德宣布,将英国恐怖威胁级别从最高等级“危急”降至次高等级“严重”。图为在英国伦敦,警察在街上巡逻。   史蒂芬·程摄(新华社发)

  世界还未从纪念“9·11”16周年的反思中回过神来,伦敦的一个巨大火球已经腾空而起,再次照亮“越反越恐”的残酷现实。痛定思痛,人们得出一个悲观的结论:恐怖主义很难在短时间内消失,反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际反恐越反越恐

  “一个巨大的火球就在我的头顶。”“眼前是一堵烟幕墙。”“我们拼命地奔跑。”……

  9月15日早高峰时段,英国首都伦敦西部一地铁站发生爆炸,29人受伤。这是英国今年发生的第5起重大恐袭。英国广播公司引用的现场目击者的描述让人们感受到那一刻的可怕。周末,英国当局先后逮捕了两名嫌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称它的一支“分遣队”制造了这起袭击。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决定将全国反恐级别提升至最高等级“危急”,当局预期短期内会有新一轮袭击。

  欧洲似乎已找不回曾经有过的和平安宁。有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欧洲地区已发生至少13起恐怖袭击,涉及法国、英国、德国、西班牙、比利时、瑞典、芬兰等多个国家,造成至少58人死亡、300多人受伤。

  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前负责人弗雷德里克·加卢瓦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目前欧洲每4至6周就会发生一次袭击事件。“以至于相对平静一段时间后,人们就会预感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过去3年,西方成为恐怖袭击的重灾区。”荷兰海牙国际反恐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阿拉斯泰尔·里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受到恐怖主义侵扰的不仅仅是欧洲。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和《华尔街日报》曾进行过的一次联合民调显示,高达47%的受访者认为现在的美国比“9·11”之前更加不安全。相关数据似乎与这种感觉是相符的:自2014年至今,美国发生过6起“圣战”分子发动的恐怖袭击,导致74人遇难。

  就在几天前,美国纪念“9·11”16周年。然而,国际反恐力度越来越大的这些年间,“越反越恐”却似乎已经成为所有人的感觉。据不完全统计,“9·11”后的16年,全球有超过14万人死于恐怖袭击。

  正如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科茨曾说过的,“我们直刺主犯‘伊斯兰国’的心脏,但却好像是刺中了一只章鱼,它的触手伸向不同的地方。”

  越反越恐,该如何走出这个怪圈?

  防范恐袭越来越难

  “最近几年日益猖獗的恐怖主义和‘伊斯兰国’的兴起有着密切关系。”里德表示,虽然在2014年以前也时有恐怖袭击发生,但自从2014年6月极端组织建立所谓“伊斯兰国”之后,全球恐怖主义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该组织的蛊惑下,有的人思想日益激进,最终陷入恐怖主义的泥潭。

  恐怖袭击正变得越来越难以防范。分析指出,目前来看,恐怖势力逐渐转向本土化、小型化,“独狼式”恐袭成为新战略、新战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特别助理李伟接受本报采访时说:“‘独狼式’恐袭,是袭击者受到国际恐怖主义影响,自己策划,通常使用民用交通工具和容易得到的工具进行。这种恐袭可以说是防不胜防。”

  恐袭本土化的趋势让反恐的形势更加严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刊登国家安全分析师彼得·贝尔根的文章称,如今,随着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反恐战场上节节败退,不少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受过“伊斯兰国”或其他“圣战”组织培训的战斗人员不断回流,对本国形成威胁。

  据法国《费加罗报》消息,在2011年到2016年间,全世界共有来自120余个国家的42000名外国“圣战分子”加入了“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其中约有5000人来自欧洲。激进化观察网(由欧委会2013年创立)估计,返回欧洲的人数将在1200到3000之间,其中有很多的妇女和儿童。

  然而,要根除恐袭,必须解决恐怖主义产生的深层次原因。但是,要做到这一点的难度显而易见。

  专家普遍认为,近几年肆虐欧洲的恐怖主义浪潮和西方新干涉主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西班牙加利西亚国际政治研究中心主任胡里奥·里奥斯日前撰文指出,“当我们去评论这些恐怖事件的凶手时,即便我们会说这个人很疯狂,或者很空虚,但我们也应当看到,从客观上来说,是我们西方国家的政策造就了这个疯狂的、空虚的凶手。这是我们的失败,或者说是我们一系列政策的失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欧洲今天的遭遇,恰是失败的地缘政治战略带来的苦果。”

  反恐之路任重道远

  “恐怖主义威胁不仅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而且很有可能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最大的挑战。”里德的话道出了众人的担忧。

  贝尔根指出,即使“伊斯兰国”现在一败涂地,但是“伊斯兰国”生存的条件依然存在。“伊斯兰国”虽然受重挫,“基地”组织在叙利亚的分支却在复兴,未来,“伊斯兰国”的残兵余勇很可能与“基地”在叙分支合流。而且,这波难民危机助长了欧洲极右民族主义政党的崛起,也将促使一些欧洲穆斯林更赞同激进的“圣战”主义原则。而这些“圣战”主义的推动者在今后数年很有可能培养出“伊斯兰国”的“下一代”组织。

  面对严峻形势,世界严阵以待。

  9月12日,欧洲议会在斯特拉斯堡总部投票批准建立专门的反恐委员会,委员会由30名代表组成,委员会将评估对欧洲境内的恐怖主义威胁的程度,并评估反恐措施中的任何潜在缺陷和不正当行为。据法国《世界报》报道,欧盟成员国内政部长9月14日汇聚比利时布鲁塞尔讨论反恐事宜,包括法国在内的五个国家希望延长申根区内边境管控措施期限。

  美国也在反思。诸多美国专家都分析称,特朗普政府没有摆脱美国长久以来重军事、轻外交的反恐定式。如果这一反恐政策“硬伤”不改,美国将难以逃出“越反越恐”的怪圈。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说,美国在反恐过程中必须认识到,即便极端组织中大部分恐怖分子都被击败,但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依然存在,恐怖袭击变得更加难以防范。

  美国《埃尔帕索时报》的文章分析认为,美国在反恐过程中应重视与恐怖分子在思想上的对抗,特别是在社交媒体上解决恐怖主义思想蔓延的问题。

  美国《每日信号》的报道则称,美国无法彻底反恐的原因在于,美国政府在许多关键问题上给不出答案,比如,美国政府并不确定敌人到底是所有极端主义者,还是仅限于一些特定的恐怖组织;而在反恐的目的上,是想彻底打败恐怖组织,还是想要从中谋取利益?目的不明确,影响到美国的反恐收效。

  正如美国国家反恐中心负责人尼古拉斯·拉斯穆森曾说过的:“要想真正改变孕育恐怖威胁的大环境,是一个难度大得多的任务,需要更多的资源,更长的时间和更大的耐心。”

http://www.china100.com.cn/ivo0aUfADw/3827800958.html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