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列传

2017-09-07 11:58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直播·列传)

编者按

【 去年,直播以一种情理之中又出人意料的速度,让2016年成为自己的黄金元年。然而,从今年年初开始,直播领域却似乎一下子冷了下来,如今,“千播大战”早已不复当年。

其实,面对此前直播“风口”以及行业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资本界早已开始行动。只是,直播蛋糕虽然诱人,但大多数上市公司却都吃不下去。

对此,每经影视(微信ID:meijingyingshi)记者选取了以下三个布局直播领域的上市公司案例:一个是淘到金的幸运儿,一个是发现不行趁早退出,还有一个是虽然血亏还将死磕到底的。通过这些颇具代表性的案例,或许我们能窥探到直播行业目前的种种。】

宋城演艺:去年超四成收入来自六间房

每经影视记者 牟璇 每经影视编辑 温梦华

在这么多上市公司牵手直播行业的案例中,宋城演艺是少有的一家在收购直播平台六间房后,成功实现对接线上与线下演艺板块协同发展,且六间房已经成为公司收入和利润的重要来源之一的上市公司。

对于其他跨界涉足直播领域的很多上市公司而言,要么是亏得几乎“血本无归”,要么是前后为难寻求放弃,亦或是还未探索出好的盈利模式,相比之下,宋城演艺两年前收购六间房,目前来看是达到了超出预期效果的。

去年四成营收来自六间房

宋城演艺最早是做现场演艺活动的,例如《宋城千古情》《三亚千古情》等,相信不少人在旅游的时候都看过。

2015年3月,宋城演艺发布重组预案,拟以现金及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宋城集团、刘岩等8名自然人股东合计持有的六间房100%股权。六间房100%股权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为3778.40万元,采用收益法评估后的净资产价值为26.14亿元,增值率高达6818.24%。最终,六间房全部股权交易定价为26.02亿元。

据了解,六间房主打“互联网演艺平台在线演出”,通过主播的在线实时演出、表演吸引大批用户,一人表演,多人围观。

公开资料显示,六间房在被宋城演艺收购之前,2013年度和2014年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81亿元、4.46亿元,净利润为4183.13万元和-4702.25万元。2014年的净利润巨亏,仍然给予如此高增值率,此次收购一直受到大众质疑。

不过,在宋城演艺收购之后,六间房的发展有了明显的改善,据公司表述:在娱乐直播领域,六间房已经成为行业内产品线最全、业务模式最完整、盈利能力最强的娱乐直播平台之一。

从六间房的发展来看,业绩方面快速发展,助力宋城演艺的整体业绩向好。宋城演艺2016年的年报显示,去年全年,宋城演艺实现营业收入26.44亿元,同比增长56.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02亿元,同比增长43.10%;基本每股收益0.62元。

在宋城演艺财务数据靓丽的背后,六间房的贡献不可小觑。据宋城演艺2016年年报,六间房作为宋城演艺的子公司,其2016年营业收入10.90亿元,占2016年宋城演艺营业收入的41.23%,且六间房2016年的净利润为2.35亿元。

从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占比来看,文化艺术业——现场演艺实现营业收入13.71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为51.84%;而文化艺术业——互联网演艺实现了营业收入10.90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达到了41.23%,相比2015年,这一板块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还仅为21.78%。

直播大战开启如何厮杀

每经影视(微信ID:meijingyinsghi)记者多次联系宋城演艺相关负责人,试图了解到六间房更多信息,但该人士表示如今宋城演艺正处于业绩披露敏感期,不便于接受采访。不过,从最新的相关公开资料,我们能够了解到六间房的一些最新经营情况。

2016年,六间房的注册用户超过5000万,月均访问用户达4350万,其中网页端月均增长23%,移动端月均访问量则同比增248%,体现强势增长势头。

在新业务拓展上,六间房发布了移动游戏直播平台“欢朋”、联合母公司投资发起二次元平台“蜜枝”、并收购了国内优秀的中型移动游戏开发商北京灵动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东莞证券出具研报表示,2017年,六间房将推出“欢朋”游戏直播平台,六间房与灵动时空将发挥各自在直播领域和游戏领域的优势,在产品设计、用户运营、市场推广等方向上形成协同效应。相较于其余上市公司涉足直播平台,宋城演艺与六间房牵手两年,如今来看不仅完成业绩承诺,发展也是有条不紊进行中。宋城演艺线上演艺与线下演艺结合,这个计划看起来是完整的。

不过,也有直播界人士对六间房未来的竞争持有保留意见,该人士表示,如今直播平台已经从野蛮生长进入全面洗牌,这个行业最后仅存几家寡头王者,大家可以看到今年年初光圈直播倒闭,5月映客宣布卖身宣亚国际,6月ME直播宣布停止运营,很多知名直播平台已经黯然离场。六间房是否能在这场大战中脱颖而出,这条路并不容易,更清晰的定位尤其重要。

另一方面值得关注的是,似乎在六间房上尝到甜头的宋城演艺,在2016年年报中也表示:“在成功并购六间房以后,公司未来仍将继续通过兼并收购和参股投资的方式在互联网娱乐、IP内容、现场娱乐和国际化等相关领域进行布局,而进入新的业务领域和引入新的团队必然面对团队融合的风险和企业经营的风险,存在商誉减值的可能。”

*ST智慧:被直播虐到血亏,仍兴趣不减

每经影视记者 丁舟洋 每经影视编辑 温梦华

在上市公司布局直播的案例中,*ST智慧(601519.SH)像是一个悲情的存在。

A股市场的老股民,对炒股软件“大智慧”恐怕都不陌生。2015年一季度,“大智慧”甚至成为“十大牛股之一”。而随着此后的信披违规被罚、重组湘财证券失败,大智慧陷入泥潭。

时值直播浪潮风生水起,*ST智慧在2016年启动“视吧”直播平台,试图发现新的盈利点。而2016年年报却显示,*ST智慧耗资近16亿元培育的“视吧”却严重亏损。

今年6月,*ST智慧在回复交易所问询的回函中表示,公司仍然长线看好视频直播对金融信息服务带来的革命性升级,将结合公司未来几年的整体运营规划,审慎制定相应的投入和运营计划。

近14亿工资发主播,巨亏17亿

*ST智慧2016年年报显示,2016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7.60亿元,比上年同期减293.34%。同时,2017年一季报也显示,*ST智慧净亏损7655.86万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亏损1.68亿元。

而导致*ST智慧如此血亏的关键原因之一竟然是直播。2016年,*ST智慧开发“视吧”直播平台,按公司彼时的规划,是“以全民直播为目标,着重于开发及探索财经直播平台发展方向,以‘财经直播’为特色,力争将直播生态与投资理财相结合。”

*ST智慧大手笔请来了众多牛人助阵“视吧”直播,比如华尔街风云人物吉姆·罗杰斯、券商人士李大霄、胡润百富榜创始人胡润等诸多财经大咖参与直播;此外,徐峥、王子文等娱乐明星也曾成为“视吧”的座上宾。

“视吧”业务从无到有,在猎豹全球智库2016年中国直播类APP年度排行榜上一度跃居第十三。但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据*ST智慧2016年年报显示,其主播劳务报酬总计13.96亿元;广告宣传投入总计2.1亿元、因视吧APP充值慧币而产生的充值渠道手续费1100万元等。

然而,面对众多成本投入,“视吧”的收入渠道却显单一,其主要的收入来源仅为用户的充值。2016年“视吧”收入仅有5.53亿元,远低于各项投入成本,导致该业务严重亏损。

垂直领域的直播为何也难做?

对于未来的规划,*ST智慧表示仍长线看好直播业务。但从公司对直播业务的战术调整上,可以看出将在“全民直播”领域慎重砸钱。

“在C端平台的运营上,公司会缩小在全民直播领域的补贴力度,探索全民直播场景到金融场景的转化途径;拓展与 B端金融机构的直播合作,探索新的服务增值模式。”

看上去很美的财经直播为什么不好做?

“我接触过很多直播项目,通病都是赚不到钱。”互联网投资人曹海涛对每经影视(微信ID:meijingyingshi)记者说到,直播的变现模式本来就还比较单一,又正值整个行业烧钱抢市场的时期,无论是全民直播还是像财经直播这样的垂直领域直播,能不能熬出头其实关键都在于背后投资者的强弱。

在曹海涛看来,要想把直播平台做起来,其实考验的是投资方。“投资方第一是要有钱,为直播平台提供充足的资金弹药,第二是要具备足够的导流能力,第三是能让直播平台与投资方的整体战略和业务形成协同。”

比较有代表性的比如腾讯投资斗鱼TV,既给了斗鱼TV烧钱抢市场的底气,又能带来线上流量,斗鱼TV的强项“游戏直播”恰恰与腾讯的王牌游戏“王者荣耀”强强联合。这就是投资人们眼中给力的“金主”,而*ST智慧在资金、流量、资源上显然都没那么有实力。

7月8日晚7点,每经影视记者打开“视吧”直播,最高人气的直播节目观看人数还不足5000人。彼时斗鱼正在直播王者荣耀春季联赛决赛,观看人数超过290万。

恺英网络:直播已是红海,趁早退出

每经影视记者 丁舟洋 实习记者 王礼迪 每经影视编辑 温梦华

2016年年初,恺英网络完成了借壳上市,从过去以做鞋子为主业的泰亚股份摇身一变成为一家互联网上市公司。

事实上,早在2015年,恺英网络就开展了直播业务的布局。恺英网络(002517,SZ)在公告中对直播业务鲜少提及。2015年年报显示,将在2016年推出一个集合视频直播、自制节目直播、赛事直播、演唱会直播等多方位综合平台“板栗娱乐”。

恺英网络还为此斥资1615万元收购了一家没有实际业务的公司,就是为了将这家公司所用的互联网视听运营执照收入囊中,以更好的运营“板栗娱乐”。

而在今年年初,恺英网络却在投资者交流平台上表示,公司已售出板栗娱乐,因该事宜未达到披露标准故未对外披露。

“此举也是因公司希望将更多精力聚焦在核心业务上而作出的决定。”

7月7日,每经影视(微信公众号:meijingyingshi)致电恺英网络方面,希望了解更多该公司涉足直播平台的细节,恺英网络婉拒了每经影视记者的采访,表示以公告为准。

5月上线,年底退出

早在2015年年报中,恺英网络就透露了布局直播业务的计划。

“2016公司将推出的板栗娱乐是一个集合了自制节目直播、视频直播、赛事直播、演唱会直播等全方位综合性VR娱乐平台,公司通过建立直播生态底层基础,利用内部其他各平台的粉丝转换,建设生态模板,联合乐滨文化,打通电台卫视通道,打造属于公司的文化娱乐平台品牌。”恺英网络称。

在2016年与投资者的交流中,可断断续续看到板栗娱乐的推进进展。

板栗娱乐在去年5月上线,“除了专业自制节目的PGC内容外,还有签约主播的UGC内容,同时平台团队对内容进行24小时筛查,通过技术自动识别和人工监测营造良性的网络环境,打造绿色平台。”

2016年7月在恺英网络回复交易所问询函中,当被问及为何要收购一家没有开展任何业务的文化传播公司西安睿辰时,恺英网络曾表示,是因为看中西安睿辰的网络视听节目运营相关资质,对公司未来运营“板栗娱乐”平台有较强助力。结合恺英网络未来“大平台”的战略布局,以1615万元的价格收购西安睿辰95%股份。

此后,恺英网络并没有发布关于板栗娱乐的相关进展。

每经影视记者查询“板栗娱乐”的运营公司工商资料发现,2016年12月恺英网络已向杭州联络控股有限公司转让了自己所持有的西安睿辰的股份。结合2016年恺英网络年报可知,杭州联络控股向恺英网络支付股权转让款1747万元。也就是说,恺英网络以1747万元的价格,将板栗娱乐易主给了杭州联络控股。

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恺英网络的直播平台从上线变为全盘转让。

小流量等于没流量,没有意义

有细心的网友也对此事发出过疑问。2017年1月31日,有网友在“股吧”网上询问恺英网络:

“板栗直播业务卖出了,为什么不公布?它是公司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初收购的影视团队也是在直播里做业务,那么这个团队也出售了吗?”

恺英网络随后于今年2月1日通过“互动易”回应:“因该业务出售事宜未达披露标准,故无需对外披露。此举也是因公司希望将更多精力聚焦在核心业务上而作出的决定。”

2017年6月29日,恺英网络在全景网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回答投资者提问时再次表示,公司是在直播风口起来前一年就开始构思及筹备该业务,认为该业务具有创新发展潜力。但在业务推出后,经常进行市场研究和平台对比,观察到整体入局者过多,市场竞争白热化,同时财务成本核算数据也表明长时间投入可能会造成业绩拖累,公司管理层本着踏实负责的经营原则,迅速进行了业务调整。

在每经影视记者对布局直播业务的A股上市公司的梳理中发现,恺英网络的做法不会是孤例。

浙江合平资产投资总监苗春阳对每经影视记者分析道,从去年开始,直播行业成为大平台之间的鏖战。直播比网约车、共享单车行业更具备护城河的优势,只要观众形成在某直播平台的观看和付费习惯后,市场规模一旦形成后很难消退,用户黏性还是很大的。但建立市场规模的相应做法,就是烧钱,而且是一场持久战,看谁能熬到最后。“比如斗鱼,我觉得它一年要烧几十亿。”

相反的,现在既没资源优势又没内容特色的直播平台,市场占有率不高、用户流量较小,就只能走向死亡、倒闭了。“毕竟在娱乐行业,人的注意力被高度分散,小流量没有意义,小流量就等于没流量。”

http://www.tank365.com/GwPXw/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